星期專訪─台聯黨主席黃昆輝︰12年國教應暫緩 幼教技職先改革

自由時報 – 2013年6月17日 上午6:10

記者黃以敬/專訪

十二年國教明年即將上路,「免學費」、「大部分免試」卻陸續跳票,曾任台師大教育所所長、省教育廳廳長的台聯主席黃昆輝憂心忡忡地指出,國中生升高中職的粗升學率早已超過九十八%、早已是國民基本教育,政府提的十二年國教方案根本並非台灣教育當務之急,規劃則雜亂無章,只是為達到馬英九總統的選舉政見,卻將讓百萬國中生升學更亂、壓力更大,呼籲政府應暫緩實施十二年國教,否則將是台灣教育改革的另一場「大災難」。

錯誤政策 恐帶來另一次教改災難

記者問:馬英九總統百年元旦宣示要自一百零三年實施十二年國教;您早年見證過九年國教,認為十二年國教該上路了嗎?

黃昆輝答:一九六八年台灣義務教育由六年延長為九年,小學生升初中(國中前身)升學率大概只五成,因此當年最大工程是擴大國中教育的容量,讓小學生免費、免試都可讀國中。

但目前,高中職及五專前三年的容量早已超過國中畢業生,例如今年國三生才二十八萬多,高中職五專名額卻逾三十二萬,嚴重供過於求,國中的粗升學率早已超過九十八%,中等教育早已普及化、已是國民基本教育,因此十二年國教根本不是當務之急。

教育部是為了馬總統的競選政見,才倉促推出十二年國教,儘管提出洋洋灑灑的五大理念、七大目標,卻禁不起檢驗,更未見完整的推動策略或政策評估,淪為口號。加上行政與立法還溝通不良,社會無共識,顯見馬政府「還沒準備好」。

所有的升學重大改革應至少在三年前宣布,讓國中生入學就知道會面對怎樣的下一學制,國中三年可充分準備,這也是「誠信原則」。十二年國教應可考慮至少延到一百零五年實施,以今年入學的國一生做為首批對象,而不是今年才定案,就強迫現在的國二生必須接受,對這些孩子不公平。

錯誤的教育政策、粗糙的政策執行,不但會弱化國家競爭力,也會衍生社會問題,政府如要讓目前的十二年國教方案強迫上路,恐會適得其反,帶來另一次教改大災難。

免學費一變再變 違背國教精神

問:十二年國教方案較明確的主軸,原是馬總統承諾的「免學費」、「大部分免試」,卻都面臨跳票危機,如何看目前的方案?

答:只能說是「山河興廢供搔首、風雨縱橫亂入樓」,政府的十二年國教規劃不僅目標模糊,甚至連學費及升學考試等「技術層面」,都雜亂無章到讓人抱頭苦嘆,只會引發更多風風雨雨讓國人錯亂。

國民基本教育原就應是免學費、免試,但免學費政策一變再變、讓人失望,政府財政不好就不應在大選前亂承諾,弄到現在,家庭年收入一一四萬以上的高中生還是須繳學費,高二、高三也要繳,這是什麼國教?完全變質。

學校可提供高中、高職、五專等多元教學類型,但國教最起碼是無論學生貧富,都應有平等的基本教育機會與環境,怎會以一條線硬要把孩子切割標籤化,還有高中與高職的選擇不平等,都是違背國教精神。

升學制度的改變更與「免試」背道而馳,目前十二年國教的七十五%「免試」及二十五%「特招」方案,一次基測將變成國中會考與特招考試的一年二試,而所謂免試不僅要會考,還弄出「超額比序」、比的項目增到十幾項,甚至放任地方自訂、最多可達一國十五制(十五招生區),以前多元入學已讓學生很頭痛,新方案是更複雜、考試難度更高。

以前推動高中職社區化,要求公立明星高中職要社區化,現在更要求需免試,加上補助免學費,這不是把所有學校都帶上來、優質化,而是傳統的公立明星高中,將逐漸被「明星私校」取代;這對提升學生素質有幫助嗎?實有疑問。

可預見的是,兩種考試加上十幾種比序項目,才藝、體育都需補習,連志工服務都變相成加分工具,教育部稱要減輕壓力的目標達不到,只怕補習業將更是春秋鼎盛,國中生壓力會不減反增。

教育結構與產業人力需求失衡

問:如果政府的十二年國教方案無法促使後期中等教育轉型提升、也無急迫性,您看台灣教育有哪些問題更需優先改革?

答:後中教育最大特色是高中、高職分流,國中畢業可選擇升學或就業的不同發展方向,孩子的智慧可有多元發展。台灣的職業教育曾有輝煌歷史,早年是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主要動力之一。高職最多曾高佔後中教育的七成,許多學生實在不適合念文科數理,因此仿照德國的工藝教育,重要的是學習一技之長。高職迄今卻萎縮到與高中約五比五均分局勢,甚至有超過八成三學生是再升學科大,整個後中教育在朝「綜合高中化」的方向走,技職學習嚴重式微。

研究統計,台灣正值就業黃金期的二十五至二十九歲青年,五十七%學歷是在大學及研究所以上,然而任何製造業的人力結構,都是基層勞工佔七成以上,適合高學歷的管理等白領工作只佔一至二成,顯示教育結構與產業人力需求嚴重脫節、失衡,也是產業高缺工、青年高失業率「雙高」現象之主因。

目前亟待改革項目之一,就是職業教育需徹底檢討革新,設科要配合國家發展,學習須更「能力本位」,實習也應更實務。

此次十二年國教卻對高職發展不夠重視,技職經費不增反減,一百學年卅三億、今年只廿五億;行政院近日決定「高中排富、高職不排富」,才說要提升高職,其實杯水車薪,是把高職當省錢的藉口,高職如不改變重升學的偏失,提升實務技能,吸引就學意願,還是無法免除「高中化」、「邊緣化」的命運,中等教育還是失衡。

國教向下延伸 較有實質助益

問:除了國教向上延伸三年,馬總統也曾宣示要五歲幼教免學費,一年估需七十多億;而十二年國教三百多億經費中,就有約四十億的五歲學費補助,這是國教延伸錯亂?您覺得應先向上還是向下延伸?

答:既然政府坦承國家財力有限,應考慮先推動向下延伸的「十年國教」,把五歲兒童納入國教,從更源頭去因應新生兒已降至二十萬以下的少子化危機。

一方面是兒童較以前早熟,智能發展較早,就學年齡提前是國際趨勢;而且國教只需向下延伸一個年級,所需經費較少,可把有限的教育資源集中運用,這種年紀的父母正需要衝刺事業,五歲免學費可讓這些年輕父母真正減輕負擔、無後顧之憂。

因少子化,許多國小早有教室閒置,可改來擴充公立幼兒園,還可鼓勵流浪教師補修學分、轉任幼教老師,解決師資過剩問題。國教向下延伸到五歲對家長較有實質助益,而且比十二年國教更容易達成。

國家發展主要依賴經濟力、國防力及教育力,教育力更是所有基礎、是百年大計,也因此更應審慎,「尤其政治力不應介入教育專業,不能讓教育資源只為總統的政見服務」,目前「國步維艱」,有太多經濟不振、產業外移、失業率居高不下等更重要問題需要先解決,十二年國教則應更審慎規劃與評估,如果貿然就全面實施,只怕最後還是百萬國中生及家長要受苦。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