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目的,在於免除人的恐懼—寫在十二年國教上路前夕

作者: 小野專欄文章作者: 小野 | 社會觀察 – 2013年6月18日 下午6:41

今年是410教改運動的二十週年,明年,台灣最大規模的一次教改就要上路了,十二年國民教育的實施已經勢在必行。現在的八年級學生(過去的國二生)確定會是第一批十二年國民教育實施下的三十萬隻白老鼠。據說,大部分的校長和老師在向家長們解釋最新版本的十二年國教入學方式時,會說得舌頭打結,因為那個方案的複雜及荒謬,是難以形容的笨,抱歉,真的,就是笨。你可以從原來簡單的免試和免學費,到現在的要會考而且變得非常複雜,到要排富,要高中繳學費看出來,我們的政府這種拼湊式的改革!這也是當年為什麼來自民間立意良善的410教育改革運動,後來變得千瘡百孔的原因了。所有的問題,都來自無法從整體結構和思想上做徹底改變,只改變了制度上的皮毛,又大量遷就了原有的教育現況,又想滿足家長,結果是搞亂了整體結構,一場革命成了混亂的鬧劇。這二十年來,台灣歷經了政治上的兩次政黨輪替,教育部長到底換了幾個,他們為台灣的教育制度做出了哪些貢獻,說實話,很少人能說得清楚。反而是在體制外曾經做出許多具體建議,埋頭用功撰寫許多教育改革論述的黃武雄老師,是我們一定會記得的重要人物。學數學的黃武雄老師除了推動410教改之外,三年後又繼續提倡社區大學,到近幾年提出了千里步道運動。他對於台灣的社會、教育和環保有一套很完整且一貫的論述,始終如一,清楚而堅定,不像政治人物施政時隨著民意修改那樣,少了核心主張和思想。黃武雄老師曾經說,關於教育的基本觀念,他最欣賞克里希那穆提(Krishnanmurti)的說法︰「教育的目的,在於免除人的恐懼。人越了解世界,越了解自己在這個世界中的位置,越能免於恐懼。」而事實上,我們台灣的教育制度和方法卻是反其道而行,黃武雄老師認為我們在學校學得越多,反而越恐懼。他曾經這樣批判台灣的教育:「我們只會在孩子身上堆積一些缺乏意義,又不經反思的知識,以為要他們堆積這些知識,去擁有地位與財富,結果呢?人擁有越多,越怕失去,因此心裡永遠是恐懼的。」克里希那穆提(Krishnanmurti)曾經用一句話總結他這一生傳播的許許多多的觀念,他說:「我只教人一件事,那就是觀察你自己,深入探索你自己,然後加以超越。」黃武雄老師強調,每個孩子身上都有自己原本的創造力,教育的最終目的就是保護著每個孩子們自身的創造力,從他們本身的經驗世界出發,透過所學習到的活知識,和外在的世界做出連結。他認為在教育過程中找到自己真正的興趣和能力,那種教育才會帶給人喜悅和快樂。不然教育帶給孩子的都是挫折和痛苦,孩子無法從這樣的教育中變得更自在、更有自信,更不知道自己未來的人生是要什麼?是做什麼?許多人反對教改的理由,無非是認為教改所強調學生在受教育的過程中,老師所採取的放任和自由的態度,會讓學生失去基本的文明傳承和基本知識的學習,甚至失去「競爭力」。黃武雄教老師經為此提出了解釋:「我從來沒有反對過文明傳承,我一生用一半以上的精力,做的無非就是這件事,到今天猶日日寫書,想把前人艱深而美麗的數學成就盡量白話,讓下一代領悟。但我主張要傳承的是文明中那些好的、令人讚嘆的東西,而非封閉的心智、扭曲的價值,與平庸的見識。」黃武雄老師提到台灣傳統的教育的觀念,是強調「人與人」的競爭,所以才會用各種方式達到人與人競爭的目的,包括大大小小的考試、評鑑、排名、分等級、分班,使得我們的學生日日夜夜活在挫敗中,總是認為自己成績考試不如別人,應該被社會淘汰。在這樣扭曲變態的教育制度下已經有太多太多的孩子成了犧牲的祭品。教育要改革,是改革教育的制度和教育的方法,要教育孩子「人與事」爭,把事情做到最好。教育不要走過去的老路,不要教出和我們這一代一樣笨的大人。我們大人要有自覺自己是扭曲的教育制度下的不良產品,我們要教出比自己更好的一代來。黃武雄老師很少談及品德教育。他說人因為自己的興趣而投入工作,從中體會出來的價值,這裡面經常蘊含著品德。對學生們大談道德這些充滿教化意味的東西,往往容易流於偽善。他認為善與美時常座落於真之中,讓孩子保有赤子之心,誠實面對自己,有了真,品德何需教育?我們的孩子日日夜夜被關在學校裡面,可是真正的學校卻是在窗外。我站在窗外看著教室裡的你,也會想起當年被關起來的自己,到了現在,我依舊天天做著考試的惡夢,常常在黑夜中驚醒,泫然欲泣。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