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論壇:嚴審年金法案 重建國會形象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6月19日 上午12:17

■羅德水

完成會計法覆議後,立法院第八屆第三會期第一次臨時會(6/13-6/27)預計還要審議證所稅、濕地法、核四公投案、12年國教、公共債務法、年金改革諸法、勞工安全衛生法等相關法案,其中,「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已將「公保法」、「學校教職員退休條例」排入委員會議程。

易言之,無論官方版本內容如何,做為法治國,年金改革最終仍須進入國會審議,並以國會意志定案,我們期許,朝野政黨切勿為了成就改革虛名而輕率通過錯誤百出的官版方案,年金制度攸關全民與跨世代利益,值得朝野捐棄成見提出長遠版本。

▲2013年5月30日,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說,教學研究成「集點數」的生存遊戲,教學品質被「格式化」、寫論文淪為「形式化」,教師忙著算點數與收集有利資料,投入教學研究時間所剩無幾。(圖文/姜林佑)

自去年10月起,長期絕少關注我國退休制度問題的馬政府,突然搖身一變成為年金的改革者,整起改革充分體現馬總統的意志,行政院長江宜樺則以馬意志的忠實執行者自居。為了營造改革正當性,官方一方面強調我國退休制度非改不可,一方面也在版本擬定前召開過數百場「年金制度改革座談會」,應該追問者,既然如此,何以公、私部門的受僱者仍然嚴詞批判?究竟官版改革問題何在?茲再將行政部門年金改革版本缺失整理如下:

一、偏重基金財務卻只能延後破產:年金改革之目的除改善基金財務,更不應忽略健全老年養老保障的初衷,然而,官版方案明顯偏重前者,無論「多繳、少領、延後退」均以基金財務為考量,以目前私部門勞工偏低的所得替代率為例,如再行調降勞保給付率,何以保障勞工老年經濟安全?

尤需指出者,依目前官方改革措施,無論勞保或退撫,竟然只能延後退休金破產時間,根本無法藉以建立長久制度,試問:耗費龐大社會資源的年金改革,如果只能達成這樣有限的效果,難道不值得從長計議?

二、無力凝聚共識還擴大社會對立:由於台灣各業受僱者之養老制度過於複雜,輿論實難全面理解,其中,基層公教人員甚至長期背負保障優渥的原罪,讓人遺憾地,各部會濟濟官員竟連向人民清楚說明各種退休制度的能力都沒有,任憑基層公教尊嚴遭到踐踏。

以所謂的18%優存為例,超過6成的現職公校老師根本完全不適用,部分有的,不但已歷經扁、馬多次調整,此次年金改革設定替代率天花板後,對基層人員而言,18%優存幾乎已成為一個假議題。公教勞皆為受僱者,公教人員不是社會的敵人,若改革改到社會對立,這樣的代價何其高昂?

三、方案嚴重不公基層難以服氣:語云,連強盜分配戰利品都要講究公平原則,然而,政府端出的方案不僅難以縮短公私落差、促進社會公平,甚至還激化了同類別人員的內部矛盾,難怪引起基層人員反彈。

以公教人員現行制度為例,在職人員之退撫基金費率與退休人員退休金計算方式均以「本薪×2」為基準,並無學校層級、主管或非主管的差別,然而,主事者竟然設計出費率不變、退休金基數內涵不一的方案,依此,公立大學教授維持原給付基準,副教授、助理教授、其餘公教人員均需調降給付率,其中兼具新舊年資的公務人員與中小學教師甚至必須打8折給付,改革改到連費率與給付都能脫勾,其誰能服?

四、私心作祟失去改革正當性:平心而論,我國養老保障制度確有通盤檢討之必要,然而,相較於提高勞工所得替代率、併計公私社會保險年資、私校教職員納入年金保障、縮減退休雙薪者月退俸、如何提升退休基金收益率等焦點議題,主事者似乎更加關切:如何併計政務、常務人員年資、如何替退休雙薪者創造正當性、及如何確保高階人員利益免於受損。

也正因私心作祟,改革過程屢屢出現改到自家人就停止、轉向的現象,如果主事者在意的不是健全年金制度,而是如何在改革中維護自家人利益,這樣的改革想要贏得全民支持,想要創造「歷史定位」,其誰能信?

年金改革 人民做主

國會者,人民之國會,當代議士正在國會審查年金諸法時,場外由全教總、TIWA、全金聯、中華電信工會、勞權會、台鐵工會、鐵聯會、全國自主勞工聯盟、全產總、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台北市產總、桃園縣產總、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等共同主辦的「民間年金國是會議」,已經一連召開三天,厚達400多頁的會議手冊,早已送進所有立法委員辦公室,這是繼此前「五一反年金惡改遊行」、「525打爛案、救改革行動」後,各工會組織關注年金改革的又一力證,各工團的街頭抗爭標誌著人民反抹黑、反惡改的意志,自辦年金論壇更證明受雇者不是「被改革者」,朝野黨團113席代議士,切勿輕忽人民與工會推動正確改革的決心。

無須諱言,立法院長期缺少正向社會評價,諸如黑箱作業、密室協商、因人設法、行政部門立法局等惡名,都曾恰如其分地為此前的國會做過註腳,往者已矣,此次年金改革正是重建國會形象的重要一步,據悉,私下痛批官版方案的朝野立委可謂比比皆是,與其悖離民意與專業支持錯誤百出的馬江版本,不如真正回到人民的立場,嚴審年金諸法,提出可以向全體國人、向後代子孫負責的制度,或許這會是重拾人民對國會信心的起點。

(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