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國教:想定錯誤的巨大教育實驗?

中廣新聞網 – 2013年6月20日 上午5:23

12年國教:想定錯誤的巨大教育實驗?(繆宇綸報導)

12年國教政策一變再變,讓家長和學生都無所適從,尤其從原先的全面免學費,轉彎到設定排富門檻,更是爭議不斷,連身為執政黨的國民黨都意見紛陳,國民黨立院黨團舉行黨團大會,討論相關問題,閣揆江宜樺也列席會議。跟據轉述。江宜樺在會中表示,12年國教免學費,主要是要兌現「政治承諾」,但是教育經費拮据,國家稅收不理想,應該思考如何把錢「用在刀口上」,他無法說服自己補助那些「已經很富」的家庭;此外,江宜樺也擔心全面免學費,會讓高職教育無法正常發展,黨團書記長賴士葆說『真正的原因是這兩個原因,跟六都諸侯放砲沒有關係,跟外界的壓力沒有關係,他說他(是)非常堅強的一個人,不會在乎外面的放砲,所以主要就是兩個原因:一個(是)財政的原因,一個是要讓高職教育發展的正軌……』

此外,外界討論排富門檻,但事實上這門檻早就已經存在『現在外面講的排富或補助的那條標準,那條線現在就有了,現在對高職(家戶收入)到達什麼線他有補助,所以這不是新的,這句話說服了很多的委員……』

黨團大會最後決定。接受教育部的方案,賴士葆並強調,大會曾準備要表決,但最後沒有表決,而是以「共識決」的方式作成決議『我們一致地支持行政院的版本,就是某種程度,某一個程度以上我們不補助,那條線就是148萬,148萬,所以排除補助的人,大概是14%左右……』

話雖如此,但黨團成員還是有不同的意見。立委江惠貞就表示,既然是「國教」,就不該有排不排富的問題,終極目標應該還是免試免學費,學生應該「就近入學」,但現在仍然有很多公立學校有資源設備不足的問題『我必須強烈地說服自己,如果這個預算已經準備好了,但是必須勻出一部份,作這方面的加強的話,我希望最短在兩到三年內,一定要達到免試免學費的終極目標,我就可以接受(排富)……』

立委羅淑蕾則同樣認為,既然是國民基本教育,就不應該排富『難道政府會差這些錢嗎?政府裡面浪費的一大堆啊,不該辦的晚會不要辦,不該放的煙火不要放,還有蚊子館,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活動,不要辦就可以省下來了嘛,政府說沒錢,這個理由太牽強了,怎麼會沒錢?』

學生和家長對12年國教的恐慌,來自政府相關部門對制度的一變再變,導致學生和家長對未來充滿不確定感,因此甚至出現「恢復聯考」的聲音,因為教改實施多年,學生壓力並沒有減輕,反而愈來愈重,聯考雖然有考試領導教學的問題,但至少規則簡單清楚,一翻兩瞪眼,考不好就明年再來,但是現在又是申請又是基測,明年以後還有會考和特招,結果還是一樣,只是肥了補習班。

然而,換個角度思考,當年推動教改的最初想定是「減輕壓力」,但面對全球化的競爭,壓力不但會只愈來愈大,而且年輕人不但要和國內年輕人競爭,更要和國外年輕人競爭,倘若我們心疼「壓力太大」,想盡辦法讓年輕人接受12年國民基本教育,都有機會念大學,最後的結果是不是製造一批明明擁有高學歷,卻「文不能教書,武不能挑豬」,缺乏能力卻又彎不下腰的年輕人,最後變成「尼特族」,這豈是國家之福?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