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論壇:教師工會捍衛學童最佳利益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8月21日 上午12:09

■羅德水

針對校長協會常務理事李柏佳反對保障教師勞動基本權的論點,上週我們已做過初步討論,就其文中有關「兒童權利應優先於教師權利」,以及教師工會(罷教)侵害學生受教權的說法,今日有必要再做申論。

師生利益非零和 不容分化

長期以來,保障學生受教權一直是用來反對教師工會的廉價理由,李柏佳退休校長在這個基礎上又發明了「兒童權利應優先於教師權利而受到保障」的說法,理由是:「我國早在1993年外交部次長在立法院公開宣示,我國願意遵守兒童權利公約之各項規定。我國更在1995年定為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推動年。我國有關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之法規,均依照兒童權利公約。換言之,兒童權利應優先於教師權利而受到保障。」「依社會經濟文化公約(A公約)第八條規定,有關勞工組織工會及其他權利,仍然不排除各國法律的規範。至於和其他公約有衝突或競合之處,也無優先受保障之字眼,當然依據世界人權宣言及兒童權利公約,兒童的各項權利是應優先受到保障的。」

這實在是繼禁止教師組織企業工會沒有違反兩公約後,李柏佳先生又一石破天驚的見解。

毫無疑問,包括兒童人權在內的基本人權都應該得到充分保障,何況,保障兒童與學生權益,甚至不待法律規定,維護兒童最佳利益,就是教師與家長的天職。然而,必須要問的是,教師權益與兒童權益難道是零和關係嗎?實務上,台灣教師在行使勞動基本權時,曾經以犧牲學生權益為代價嗎?李某煞有其事抬出兒童權利的大帽子,其目的卻與保障兒童權益沒有多大關係,而是想要將學生受教權無限上綱,以迫使教師勞動基本權自動退位,此一將師生權益對立起來的宣傳手法,早在上世紀教師工會修法攻防時就已備受各界批評,可憐至今還有反對者拿來說嘴。

事實上,即便回到《兩公約》與《兒童權利公約》的通過時程上討論,也得不出什麼「兒童權利應優先於教師權利而受到保障」的結論。

《兩公約》(公民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早在1966年12月16日就在聯合國大會通過,當年中華民國政府還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其後雖於1971年退出聯合國,但立法院2009年3月31日正式通過《兩公約》及《兩公約施行法》,在完成國內法化後,所有與之牴觸的法規與行政規則均已失效,這也是剝奪教師勞動三權的勞動三法必須進一步修正的基礎。

就時間點而言,當聯合國在1989年11月20日通過《兒童權利公約》時,我國已非聯合國會員國,雖然政府多次宣示要將《兒童權利公約》國內法化,但迄今仍未完成立法,校長協會應該說明的是,若依李柏佳別出心裁,「外交部次長在立法院公開宣示我國願意遵守」,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就已自動生效的見解,是否意指校長協會不支持將其國內法化?

▲國教行動聯盟等教育團體2013年5月16日召開記者會,號召民眾18日一起上街頭,終結教改亂象,維護孩子的受教權。(圖文/本報資料室)

誰在侵害在學生受教權?

除了將師生權益對立起來外,反對教師工會者更誣指教師工會侵害學生受教權,其實,不僅僅是教師工會,歷來只要能發揮專業自主的教師集體力量,似乎都備受既得利益者批評,從1987年「教師人權促進會」成立以來,教師運動的先行者與參與者,每每被冠上禍國殃民、不務正業、爭權奪利、犧牲學生權益等莫須有罵名,就這個脈絡來說,校長協會傾其全力反對教師工會可謂一脈相承。

再清楚不過,反對者之所以每每宣稱教師組織侵害學生權益,其目的除在削弱教師工會的正當性,更想藉此凸顯反對者是個維護學生受教權的專業團體。問題是,究竟誰在侵害學生受教權?又是誰在維護學生受教權?豈是栽贓抹黑就能取信社會?

成立屆滿兩年的全國教師工會特別於章程明訂,「維護學生受教權益」是組織首要任務,檢視歷來教師組織相關作為,更同步關注師生權益,從無偏廢。退萬步言,即便教師工會提出的是「降低班級學生數」、「減少教師授課時數」、「確保教師待遇」等,看似對教育人員直接受惠的訴求,最終的受益者其實仍是學生,這也是我們再三強調師生權益並無競合,甚至相輔相成的原因。

再回到《兒童權利公約》揭櫫的「兒童的最佳利益」精神,過往幾年侵害學生受教權與適性教育為害最烈的,不就是整天高喊維護學生受教權,卻胡亂增加上課節數、動輒提出錯誤教育政策的教育官方與行政首長?而勇於挺身批判並且奮戰到底的,不也正是被誣指為侵害受教權的教師組織?

▲全國教師工會2012年4月30日指出政府雖通過兩公約、解除教師工會禁令,但「工會法」仍限制教師不得組企業工會,並邀請國際教育組織秘書長范魯文(左),以國際組織的高度和視野來檢視台灣教師勞動權現況。(圖文/本報資料室)

工會合理運作不容迴避

以此觀之,教師工會需要合理運作空間已無疑義,因為這不僅僅基於組織發展的需要,站在維護學生權益的角度,更有其必要性與迫切性,且看:教師工會如能取得完整勞動三權,可以減少多少危害學生權益的錯誤政策?

再次指出,教師工會就是學生受教權的守門人,目前的教育亂象,不是因為有了教師工會,恰恰正是教師工會未曾被賦予合理的發展空間,依此,勞動三法的進一步修正已不容再迴避。 (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原文連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