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女性時尚廣告經濟指標」昭示牛市開始 抑或熊市到來?

作者: 鉅亨網編譯李業德 綜合外電 | 鉅亨網 – 2012年10月10日 下午5:30

《Vogue》今年7月雜誌封面。(圖:WIKI)《Vogue》今年7月雜誌封面。(圖:WIKI)

《MarketWatch》專欄作家 Paul B. Farrell 周二 (9日) 撰文指出,美國股票市場現在有了新的景氣觀測工具:「女性時尚雜誌廣告指標」(Women’s Fashion Mag Ads Indicator),但他看到巨量時尚廣告的第一反應是:「拉警報,崩盤要來了!」究竟這一切代表的,是牛市還是熊市再現?

Farrell 說到,牛市真的來了嗎?女性知道關於明 (2013) 年什麼事情,而男人並無感知?是否男性對於明年景況太過悲觀,甚至將自己走向熊市,實現心中的毀滅預言?

美國股市出現新的指標,時尚界正對美國經濟和股票市場注入重金,但 Farrell 看到這狀況心中卻是大拉警報,認為網路泡沫化的熱潮戲碼又要重演。

回顧 1990 年代,網路熱潮正熾時,Farrell 也在科技雜誌上寫過一篇類似趨勢的評論稿,當時刊物內容同樣塞滿大量廣告。爾後泡沫破裂市場傾頹,股票市場 8 兆美元市值蒸發,經濟衰退長達 30 個月時間,而科技雜誌的廣告營收乾涸,紛紛關門大吉。

我們都知道廣告數量和經濟健全度有所關聯,這並不是新聞,但性別差異卻是新的議題。

往前回拉一點時間:最近邦諾書店 (Barnes & Noble, Inc.)(BKS-US) 架上充斥著女性時尚雜誌,裡面滿載假日購物情報:《Vogue》、《Glamour》、《W》、《Harper’s Bazaar》、《InStyle》 等等皆然,連《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假日特別版也塞滿廣告訊息,諸家雜誌內容洋洋灑灑高達 3550 頁,絕大部分都是廣告。讓人不禁想起 1999 年網路熱潮巔峰時期的科技雜誌,情況是如此類似。

所以女性對於牛市抱持比較大的希望,男性同胞們則都等著看熊市從財政懸崖上降臨?根據行為經濟學研究顯示,女性看世界的角度確實有所不同,在投資策略上亦是如此,同時對經濟也最有價值—她們偏向長期思考。

如此說來,這個指標或許需要加以逆向思考,這個新觀點是否真的代表著全新牛市到來,只是我們男性主導的父權社會視而不見?這真的不會又是一場網路泡沫化的歷史重演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也許女性真的看到了一些男性錯失的觀點,也或許這並不只是股市走向,而是一種長期性的演進?

這一切綜合起來讓 Farrell 思考到,「女性時尚雜誌廣告指標」可能只是一個巨大文化歷史趨勢的剪影,而不再是以往傳統股票市場的短期景氣觀測指標,例如「裙襬長度指標」等等,女性裙子越短,代表經濟越發繁榮。(接下頁)

因此作者決定對此趨勢做出根本性的探索,並列出目前主導快速演變的 7 大要素:

1. 新的經濟體制利於女性任職,促進公平的競爭環境。

肌肉當道的大男人傳統文化現在倍受威脅,《紐約時報》評論家 Jennifer Homans 提到:「男人當道的時代,隨著製造業為基礎的經濟宣告結束。」自從 2000 年來失業人口高達 600 萬人,大多數為男性,許多人「現在仍沒工作、消沉喪志,且對於國家和女性越來越依賴。」

如此我們看到歷史上頭一遭,新的母系社會正在成形,全球經濟市場正逐漸成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成功的領域,由年輕野心勃勃且有才能的女性引領風騷,凡事均掌握於自己手中。忘掉敏感的政治議題,這就是一種「新的服務性經濟」,強健體魄不再受到關注,更加側重於高技術和「親善女性」。

外加美國教育系統也正為新一代女性領袖作準備:目前大學生中超過 50% 為女性,因此就算打進頂尖領袖職位圈子的還不多,她們也已慢慢開始主導如會計、財務管理、光學檢驗、皮膚科、法醫病理學和獸醫等等專業領域。

2. 美國以外的女性地位亦漸高漲。

別忘了《Fortune》雜誌第 15 屆「全球 50 大女強人」名單,回顧 1998 年時,Fortune 500 大企業中僅有 2 位女性執行長,現在已經增為 19 位,且還是 IBM (IBM-US)、百事公司 (PepsiCo Inc.)(PEP-US)、影印機大廠全錄 (Xerox Corp.)(XRX-US)、卡夫食品 (Kraft Foods Inc)(KFT-US) 以及化學公司杜邦 (DuPont Co.)(DD-US) 等等巨擘企業。

《Fortune》另外指出:「全球婦女擁有的權力,已是史上前所未見的新高。」其中不乏許多引領全球經濟前進的推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總裁拉加德 (Christine Lagarde)、德國總理梅克爾 (Angela Merkel),以及巴西總統 Dilma Rousseff 等人。

3. 全美立法機關的女性成員變多。

男性與政府和權力掛勾,但兩者間的聯繫現在也正弱化。根據全國女議員基金會 (National Foundation for Women Legislators,NFWL) 表示:「美國現代政治最大的新興力量不是政黨,也非遊說團體,而是女性。」

早在 1980 年代,女性在全國議會人數中僅占 10%,現在於全國 7382 席次中已拿下 24%,美國參議院有 17 位女性代表,眾議院則高達 73 位,另外更有 6 位女性州長。研究預測指出,2050 年女性可能成為政治多數族群。(接下頁)

4. 世界各地的女性政府官員數量也正增長。

這種趨勢不僅美國本土,更瀰漫全球各地,前總統柯林頓 (Bill Clinton) 近期於《Time》雜誌撰稿寫到,世界正由幾個方面變得更好,科技、醫療保健、綠色能源,以及「女性領導」。綜觀全球,女性目前占政府官員比率超過 20%,幾乎是 15 年前的 2 倍,柯林頓認為這是好現象,不僅對單人個體是如此,整個社會亦然。

為什麼呢?研究數據證實女性的經濟收益再投資,傾向於進入家庭和社區環境,比率高於男人許多,如此說來女性不僅和男人思考模式不同,想法還比男人正面有益。

5. 在向未來奮鬥的路途上,女性是新主力族群。

雖然不少男人還是抗拒抵制,但許多人已經可以接受和女性協力合作,平起平坐享有同等工作地位。柯林頓對未來樂觀的第 5 項重點,就在於「正義,為未來的奮鬥」,他知道未來充滿無限可能性,但事物正高速變遷,這顆星球未來的生存勝者,需要新的思考模式和策略,女性正逐步獲權,擁有條件從新角度切入。

柯林頓說到:「我們必須創造完全不同的思維方式,現在民眾正處在資源激戰之中,未來充滿挑戰。」

6. 女性大腦天生擁有長期戰略眼光。

資產管理經理 Jeremy Grantham 指出,男性主導的華爾街文化,創造出一支「左腦立即反應派」大軍,股市和美國企業焦點集中於毫秒為單位的交易、每日報價、季度獲利和年度股利,對於長期社會成本則是毫不在意。

Grantham 曾經在 2008 年前預期,2 年後會有全球性金融崩盤,但當時少有人聽信。他同時也警告到,聯合國預期 2050 年全球人口上達 100 億人,地球糧食資源屆時將無法負荷,而這次也一樣,沒什麼人採納他的意見。

今年稍早他警告到,我們目前男性主導的資本主義社會,是「絕對無法處理資源的有限性,且數理計算上,不可能保持實際快速成長。」看懂了嗎?男性大腦的短期思考走向,對於世界面臨的最大問題並無幫助。

7. 男性為了捍衛父權主義,正自毀未來。

這種文化戰爭告訴我們一點,男性現在成了自己最大的敵人,劃地自限難有未來。透過現象來看所謂的「抗女戰爭」,在政治舞台上男性努力設法控制女性,且普遍大多數美國人均為如此。

但深入探討這些男性政治家的內心思想,他們同樣感受到威脅性,因此他們做出反應,倒退龜縮,奮戰爭取回到以往傳統舊時的權力結構。但我們不能後退,巨大的文化浪潮正席捲人類文明,不管男女均處在演進道路上。

評論家 Homans 在書中寫到:「男性正喪失掌控權,父權體系崩解,我們正面臨 20 萬年的人類歷史轉捩點,女性的新紀元將要到來,女性專業技能和特質等,也正越發受重視。」

是的,父權主義正抓著最後一根稻草載浮載沉,然而抵抗是徒勞的,沒有人能夠阻止這種歷史性的轉變。新的經濟結構不斷賦予婦女權力,為其準備未來舞台,同時男人卻困在過去的榮耀之中,困惑不解「女性時尚雜誌廣告指標」到底代表什麼意義。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