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正在爭論韓國教育是否能作為榜樣

韓國中央日報 – 2013年11月6日 下午3:37

瑞典政治圈正掀起一場關於“韓國式教育”的論戰。瑞典是從幼兒園到大學將免費教育作為福利基乾的歐洲代表性教育強國。瑞典政府將國內生產總值的6%以上(以2008年為基準)作為教育預算。這已達到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中最高水平。此外,對公共教育質量的關注度也很高,兩性平等和民主主義教育也很徹底。家長自由選擇子女就讀的學校,即使選擇私立學校,也可以獲得國家的支援。在這樣的“教育天國”瑞典,對教育競爭力變弱的譴責之聲卻不絕於耳。大學對高中畢業生的修學能力頗為不滿,企業抱怨缺乏熟練的人才。這樣一來,甚至有人開始提出將韓國式教育作為解決方法。韓國政府教育支出雖然達到4.8%(以2010年為基準),但個人GDP的2.8%用於課外教育費。 韓國式教育論戰是隨著瑞典第一大在野黨主席最近訪韓開始的。社會民主黨主席斯蒂凡·洛夫文(音, 56歲)上個月29日在向瑞典日報「工商業日報」(Dagens Industri,簡稱DI)的投稿中主張稱“瑞典要效仿韓國”。洛夫文主席寫道“瑞典教育競爭力正處於下降危機”,“為了不落後於他人,要學習韓國如何解決教育問題”。他表示“在瑞典,教授孩子們更多的知識似乎已不再是學校的目標”。接著,他還寫道“我今天訪問韓國的大學,認真觀察了對高等教育大規模的投資會產生何種影響。過去10年間,韓國的教育水平每年增長5%,但瑞典對教育的投資卻減少了”。 他還特別關注了對教育的目標值較高、想要接受高等教育的韓國特有的教育熱潮。“(因此)接受教育的人口比率超過瑞典,這最終被納入韓國的國際競爭力”。在瑞典即使青年失業率很高,但在企業很難找到熟練的人才,對於這一點他頗為憂慮。他表示“預計在瑞典未來10年間,受到兩年以上高等教育的年輕人的數量會繼續減少”。 洛夫文主席的主張在瑞典社會引起一場論戰。有人質疑效仿文化和風土人情完全不同的韓國教育是否真的可以成為瑞典教育的教育方法。部分人還刊登了介紹每周學習60個小時的韓國高中教育的新聞。特別是作為教育一把手的副總理兼教育部部長嚴·比外勒科路德(音,51歲)頗為憤怒。他在洛夫文主席發表文章兩天後,在同一家日報上刊登了稱“韓國不是榜樣”的文章,將洛夫文的文章趕入“數字詐騙”的境地。 比外勒科路德部長反駁稱,瑞典高學曆者減少是特定時期的暫時現象。他指出,這是在惡意地只分析很多在發生經濟風潮的2003年成年後立即就業的30歲~34歲年齡段的高學曆者比率減少的現象。他還表示“雖然將韓國作為高等教育的榜樣,但OECD一直在批判韓國高等教育的質量”。在這裏,他提出在韓國大學開設的三分之一的課程在瑞典無法被視為高等教育課程以及在U-21排名上瑞典超過韓國這兩點。U-21排名是大學全球研究網絡“Universitas 21”對50多個國家的高等教育係統進行評價後製定的排名。在該排名中,瑞典僅次於美國位居第二,但韓國卻被排在第24名。 瑞典政治圈像這樣埋頭於關於韓國教育的論戰的原因是,每三年發表的OECD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公布時間預定為下個月3號。PISA是顯示15歲學生的學業完成度的數值。英國「經濟學家」11月2日預計稱瑞典在此次評價中也很難取得好成績。 在21世紀瑞典作為領先集團成績曾位居前茅,在2009年下降到了OECD平均水平以下。而韓國卻輪流位居第一、第二。2006年執政的現中立右派政府一直在試圖進行為提高教師水平而提高工資的項目等一係列教育改革政策,但效果並不明顯,其他教育指標也呈現下降勢頭,這給現政權帶來不小的沖擊。比外勒科路德部長也承認這一點。他在「經濟學家」上表示“我們執政後嘗試實施的政策還要再過幾年才能發揮效用”。 不僅是瑞典,越來越多的國家為提高教育競爭力參考韓國。特別是奧巴馬總統是著名的贊同韓國教育的論者。因為有很多一邊強調思考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一邊卻在學習基礎知識學習上出現失敗的情況,所以學習知識效率較高的韓國式教育就受到了關注。當然“韓國式教育懷疑論”也不少。「經濟學家」上個月26日甚至分析稱,曾一度作為韓國經濟發展原動力而備受關注的教育熱潮反而正成為絆腳石,指出教育負擔等因素可能會導致國民不願生孩子,可能會深化社會問題。 【 延伸閱讀 】■ 政府申請憲法法院解散統合進步黨■ 更多新聞請看韓國中央日報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