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論壇:不容濫權民代踐踏教育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11月27日 上午12:20

■羅德水

台南市議員蔡育輝近來猛批教師工會會務假,身兼台南市議會教育委員會召集人的蔡某甚至嗆聲:若台南市教育產業工會理事長許又仁不到議會「說明」,就延期審議教育局預算,一副杯葛到底,其奈我何的跋扈態勢。

蔡育輝打壓工會的行徑,是繼去年高雄市議員洪平朗之後,縣市議員濫用職權的又一惡行,比起來,打著多家工會幹部頭銜,又擔任「勞資爭議仲裁委員」的蔡育輝,此舉惡質程度實遠甚於洪平朗。

會務假與受教權非對立

民代無權約詢工會理事長,工會理事長也無到議會備詢之義務,此前在〈工會尊嚴不容踐踏〉已做過討論(見http://goo.gl/GUZRUX),此處不再贅述。

蔡育輝本身兼任工會幹部卻惡意將會務假與學生權益做連結,與校長協會「教師組織會務假浮濫荒謬」的說法如出一轍,蔡育輝聲稱:「工會幹部多且請假時間長,學生受教權在哪裡?」彷彿教師工會當真影響了受教權,而蔡某又有多麼維護學生受教權一樣。

誠如所見,「受教權」已經成為反對者批評教師工會時,最為廉價的包裝,之所以將會務假與「受教權」連結,明顯想要藉此巫化教師工會,以達成減少會務假、削弱教師工會的目的。

必須再次澄清的是,教師工會究竟有多少會務假?會務假當真影響了受教權?

猶記在張榮輝擔任校長協會理事長時期,曾宣稱「全國各級教師組織幹部會務假代價為新台幣100億元」,這樣毫無根據的數據,充分顯示該組織對教師工會之敵意。

實情是,雖然工會法已於100年5月1日修正實施,但各級教師工會之會務假仍極不健全,部分縣市教師產(職)業工會迄今甚至無任何會務假,全教總做為唯一全國層級教師工會聯合組織,目前有減課之會務幹部僅十餘人,全年代課費用約3百萬元,亦由工會自付,全體會務幹部減授節數少於一所中型中小學教師兼行政人員之減課節數,完全可受公評;再以台南市教育產業工會為例,幾經協商之後,目前台南市教育局僅同意「南教產」每周減課60節以辦理會務,以該會近萬名會員之規模,這樣的會務假甚至少於會員人數不滿百人的企業工會,也少於單一學校教師兼行政工作之減課節數,如果這樣有限的會務假被誇大成將影響受教權,試問,各級教育行政部門從學校借調大量專任教師支援,或要求教師兼辦非關教育的行政業務,豈不更加影響教育品質?

去工會化等於去專業化

反對者理直氣壯的要求:教師工會會務幹部應在課後辦理會務,然而,以附加無課務時段為前提,不僅有違國內其他服務業工會之會務假模式,實務上,除非教育行政相關會議全部改到下班時間召開,否則如何要求教師工會僅能在課餘辦理會務?依此,限縮教師工會會務假,反將使會務人員在課務與會務間疲於奔命,進而影響教學品質,要保障學生受教權,只有正視教師工會運作困境,透過法制面的修法或對等協商才能根本解決。

或許,蔡育輝之流真正的想法是,應該回到沒有教師工會的一言堂,以重建和諧穩定的教育秩序,實在難以想像,少了教師工會的監督,重大教育政策之決策品質,未來將伊於胡底?

就監督教育品質的角度而言,以受教權為名,限縮教師工會合理會務運作空間,其實意味著教育決策的更加一元化,意味著教師的活動場域只能限縮在學校與教室,如果認同這種看法,無異等於認同教師就只是教育政策的執行者、教師沒有參與教育政策的專業,也無異等於否定教師的專業自主、否定教師工會的專業性。

濫權民代 鳴鼓攻之

台南市議員蔡育輝打著工會旗幟打壓工會,以維護受教權之名戕害受教權,無論站在工運的角度、教育專業的立場、或著眼於民主政治的品質,蔡育輝行徑理應接受嚴格批評檢驗,眼前的問題是,面對蠻橫至此的地方民代,如之奈何?

姑息就是養奸,面對恣意綁架教育預算的濫權民代,我們不僅應該嚴加譴責,更應以各種實際行動逼迫濫權議員道歉;最後,再次呼籲台南市議會其他議員,勿隨濫權民代起舞,只有儘快回歸議事正軌,善盡地方民意機關職責,才能重新贏得社會信任。(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圖說)全國家長團體聯盟與全國校長協會於2012年5月31日聯合召開記者會,反對教育部給予教師工會與教師會會務假,而代課費用卻要全民買單。(圖文/本報資料室)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