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看:台灣教育制度何去何從?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4年1月17日 上午12:22

左看:全面教育公共化

這一代的台灣青年所面臨的不僅是工作難找,更根本的是:我們的社會提供了什麼制度的教育給青年?

簡單的說,我們的教育制度必須徹底的公共化:教育資源由小學到大學,以及專科、技術教育等,基本上,必須由社會資源來承擔,並在這公共化基礎上,落實大學自治。

唯有大幅擴充公立學校,我們才能以低廉學費來除去青年們受教機會之經濟障礙,並以公立學校的低學費、高品質為標竿來迫使其他私人學校跟進(否則就被市場淘汰)。事實上,即使是強調全球競爭力的國家,如新加坡、愛爾蘭這些小國,都深知人才乃是社會最寶貴的資源,所以都是公立教育為主。

以此來看,教育部近日公布的未來教育總政策(人才培育白皮書),就令人心寒無比。這白皮書擺明了,今後政府僅承擔12年國教的教育成本,但大學教育方面就強調市場競爭機制,以所謂自主化、鬆綁化,讓各私立大學有寬裕的調漲學費空間;而在技職教育方面,則提出產官學合一,讓在校技職生透過建教合作成為廉價勞工。目前,台灣公私立大學的學生人數約為4比6,而技專校院的公私立學生人數則為2比8(私立高職學生人數約為6成)!

如果公立教育制度不能成為普遍趨勢,則所謂人才培育,在沉重的教育成本與相應高學費的壓制下,是難以期望的。

姚欣進/社會評論者

右看:有限政府、市場機制

台灣經濟發展已面臨了嚴重的瓶頸,必須改弦易轍;同樣的,我們的教育政策也必須全盤檢討,否則不足以因應變局。

教育部日前公布的「人才培育白皮書推動策略及行動方案總表」,反映了政府能痛定思痛,誠懇檢討過去多年來的錯誤政策,並針對新局勢提出相當切實可行的新方案。這值得我們鼓勵與期許的。

首先,政府恪尊市場規範制定者、市場秩序維護者的有限角色,所以,除了12年國教由於是國民義務教育,須由行政機關來承擔負責外,在技職與大學教育方面,教育部僅是產業界與教育界之間的橋樑,僅提供運作平台機制,而非由政府設立公立技職學校或再增設公立大學。

其次,在私立大學、私立技職校院方面,教育部將因勢利導私立院校一方面能有相當自主空間,依照成本效益來調漲學費,另一方面,也擬定教育市場的競爭規則,讓市場自然淘換經營不佳的私立院校。

一切歸於良好的市場競爭機制,讓學生們為了投資自己來比較市場上各院校的優劣,嚴選效益比最高的學校,也讓自己努力通過好學校的選擇標準,從而提昇了各個學生的學習品質。

看來,這新的教育政策是能帶來這皆大歡喜的結局。

陳安君/大學教師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