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腳印】傳遞幸福美食團

作者: 吳安琪  | TVBS – 2014年1月26日 下午10:29

愛飯團網站http://ifuntuan.com/愛飯團臉書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funtuan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我們本來以為今天天氣會放晴的,可是就還一直在下雨,然後我今天早上就是在討論天氣的問題,甚至還提說是不是要換一個室內的行程,就不要去動物園了,但是小朋友還滿堅持,他們想要去動物園,還說風雨生信心這樣。

」小朋友們已經從台東出發,生平第一次台北行,據說已經興奮好幾個星期,許心怡其實也興奮,一大早把自己打扮成耶誕老公公的幫手,今天的台北歡樂一日遊,就是她跟朋友們為小朋友準備的禮物。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歡迎大家。」團員:「團長阿姨啊,1、2、3,團長阿姨好。」美食團團長許心怡:「謝謝大家。」有點欠元氣的聲音,不是不禮貌,小朋友們都是第一次搭飛機,暈,後來聽帶隊的許先生說,大家早上5點就起床了。美食團團長許心怡:「辛苦了、辛苦了。」團員:「沒有,謝謝妳,好棒、好棒,謝謝妳讓我們成行。」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沒有、沒有,謝謝你、謝謝妳。」 大家腳步飛快,因為今天行程很滿,要去動物園要搭捷運,最重要是要試試牛排西餐是怎麼一回事。美食團團長許心怡:「其實是自己的一個感動啦,就是我自己小時候,我第一次吃西餐的經驗。」許心怡說那是一種,看到另一個世界的感覺。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我有點想把這個感動再傳出去,其實這個東西很個人,可是我覺得也很好玩的是,經過我們自己在網站上這樣子講,其實好像很多人也認同,就是大家覺得好啊、好啊,我們請他們一起來,對,這個事情其實算是我今天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居然這樣子一個感動可以傳這麼遠。」所以這一群大小朋友願意奔波,許心怡是真心感謝,因為能用美食傳遞幸福,是她最開心的事,應該很少看到有辦公室像許心怡的這樣,超過一半面積是廚房。美食團團長許心怡:「不夠辣呀。」不夠辣就再加,還有豆皮、香菇、豆芽菜,也豪邁地放。美食團團長許心怡:「好像不用炒什麼別的菜了,這一鍋就已經,除了太辣以外,沒有別的問題。」許心怡辦公室李的員工餐,PO上網總是引來一片羨慕讚嘆,這位女老闆下廚,不是擺擺樣子而已,許心怡說是爸爸教出來的,她父親是位業餘大廚。」美食團團長許心怡:「他算是公務員,但是就常常會被什麼交通部長啦,什麼什麼,請到家裡去做1、2道菜,那時候家用電話不普及的時候,是派傳令兵到家裡來,一個禮拜前先來講,許先生有沒有空,來幫我們做2道菜,我爸爸是這樣的人,對,所以小時候家裡,雖然不見得是環境好,但是其實是吃得不錯的。」直到許心怡17歲,爸爸中風,自己不能做,卻還是能教著她做。美食團團長許心怡:「剛開始其實很不會做,也很不好吃,可是至少在廚房那麼多年,耳濡目染,大概知道這些菜,什麼跟什麼是搭配的,什麼什麼是可以做的,就開始做,他就一直鼓勵我啊,這個菜怎麼樣,這個菜怎麼樣,我大概到這樣子做了半年到一年吧,我就可以做一桌酒席。」只是在那個年代,廚師並不被認為是個有為青年該從事的行業,許心怡大學、研究所一路念上去,然後投身新聞媒體。美食團團長許心怡:「那個時候金鐘獎那些事情,你不覺得嗎?每次看他們上台領獎,我都覺得這件事情好光彩,而且是一個好像知識份子要做的事情,而且是可以顯揚父母的事情,對。」所以許心怡從記者開始,然後電視台製作人、雜誌總編、發行人等等,很給父母爭臉面,不過有趣的是,在這段訪問後好幾個星期,依舊讓許心怡喜孜孜的,不是拿到什麼獎。美食團團長許心怡:「他是我的食神啊,對,那時候他,我在美國唸書的時候,他紐約的餐廳還在,嗯,大概存很久的錢才可以去吃一次。」 許心怡說的是被餐飲界譽為湘菜之神的彭長貴老師父,那天下午,她終於跟老師父好好聊了一下。美食團團長許心怡:「身體還是很硬朗喔。」湘菜名廚彭長貴:「不,不行了,身體不好,唉呦,我剛剛醫院去了。」美食團團長許心怡:「剛剛,今天醫院喔。」為了迎接師父巡查,子弟兵們敬謹地全副著裝,幾樣配料在桌上,都備得齊全,倒是沒什麼昂貴稀有食材,考的是廚師功力,例如豆腐,100多度油溫,略炸出淡淡金黃,接著煸肉絲還有蒜米、辣椒末子,最後加回豆腐、蒜苗,鍋子要用轉的,別把豆腐炒碎,老師父平時也常吃這道菜。」 湘菜名廚彭長貴:「(客人)要來個什麼菜,欸,來個豆腐,我們那個服務人員啊,問你要吃什麼豆腐,他就說,我要吃你彭家豆腐,彭家,喔,那個是彭家豆腐就是這樣命名,喔,以前沒有這個菜,這等於是顧客取的名字了。」這個豆腐故事其實還有前半部,彭老師父的兒子告訴我們,當年經國先生在某天餐館要打烊時匆匆趕來,老師父臨時拼湊出這麼一道菜,然後才有了之後的客人指定,不過老先生低調,這前半部他不太提,還有另一道菜也有不小的來頭。」湘菜名廚彭長貴:「雷德福啊,美國的第七艦隊的雷德福,第一次到台灣來,那大約是在民國40幾年的時候,海軍、陸軍、空軍,每天宴會他一次,宴會他一次,他(軍方)告訴我,他要不同宴每天,每天一頓擺不同宴,我想了、想出了,想到那個雞的身上。」去骨的土雞腿下花刀,切大塊,蛋清、醬油、芡粉抓一抓,熱油炸到外酥裡嫩,另起油鍋把乾辣椒煸一煸,再放入薑米、蒜米,以及用醬油、醋、糖調成的醬汁,等鍋裡有些薄芡,放雞塊、麻油、辣油,鼎鼎大名的左宗棠雞,左宗棠本人並沒有吃過,因為這也是彭老師父變出來的菜。」許心怡:「你那時候為什麼想到左宗棠啊,沒有想到曾國藩啊?曾國藩也是我們湖南人。」湘菜名廚彭長貴:「順口一點。」許心怡:「你順口說的。」彭長貴:「對對對。」老人家大場面見得多了,說起自己菜餚裡,一段段大歷史的印記,總是雲淡風輕,許心怡後來直說自己幸運,能跟老師父聊這麼一遍,今天來這餐廳,其實是來試菜,她要辦場「搶救老味道」的餐會。 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有人就說你們什麼意思,好像那家餐廳開不下去,我說不是、不是,我們不是搶救老餐廳,我們是搶救老味道,我們是希望把這些可能大家不常點的菜,這些大家已經快要忘記的味道,把它重新找出來。」 確實,每一菜系各有它歷史地理的脈絡,大部分人卻只知道那幾道熱門菜色,許心怡幫大家覺得可惜,所以今天還要試一道羊掌,明明瘦巴巴的羊腳,卻能煨滷到Q嫩香滑,舌頭一頂就骨肉分離,可以想像花了師父相當多功夫時間。彭長貴弟子陳山川:「這個是老饕才能夠知道有這道菜,我們很歡迎許小姐來,再給我們這個,其實他們來就是好像在磨練我們,再重新開始,老味道再重提出來。」 這也是許心怡現在正在經營的事業,在廚師、飲食文化跟食客之間搭起橋樑,雖然沒自己開餐廳,許心怡一直喜愛品嘗美食,跟廚師交朋友。 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我常常跟廚師聊天的時候,他們剛開始跟我講話都是嗯、啊,當你跟他講到說你這道菜哪裡很特別的時候,他的眼睛會亮起來,就是你看到它的那個特別的地方,看到它特色的地方,他們就會覺得說,喔,你懂,那我再做個什麼給你吃吃看,或是你下次來,我一定做哪一道給你吃。」廚師們的拿手菜,就這樣一道一道納入許心怡的菜譜中,幾年前她離開媒體業,這便成了她新創事業的基礎。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我們的年菜叫花木蘭計畫,說現在的女生其實不一定要很會做,但是要很會買,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韀,妳只要會買到最好吃的年菜,妳還是可以準備出來,所以我們就想幫大家找出來,就是什麼是妳可以買到最好好吃的年菜。」除了收費揪團辦餐會,這一陣子許心怡為她網路新創事業的團員們試吃不少東西。美食團團長許心怡:「現在這工作最煩的事情,就是要小心胖到沒有辦法收拾,這是最大的憂慮。」以前的工作可不容許她變形,那是知名的國際時尚雜誌,許心怡是集團總編輯。美食團團長許心怡:「說實話,就是那個穿Prada惡魔的位置,可是我沒有那麼惡劣啦,也沒有那麼多樣本,但事實上就是那個位置,在台灣來講。」那是個大多數人羨慕不已的位置吧,為什麼要離開呢?美食團團長許心怡:「對,那個位子很好,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台灣還有幾個這樣的位子,好,就是我們放眼中國好了,中國還有幾個這樣的位子,妳的工作只有越做越少,就是妳會去做的工作會越來越少,然後比妳年輕的人,妳很想讓他們有機會,但是妳佔著那個位置,所以我覺得其實說起來是可惜,但其實給自己更大的空間。」而網路就是許心怡自我挑戰的新空間,她本來就常呼朋引伴探好料,就升級成網路事業吧,只是又有好多事要學。美食團團長許心怡:「喔,原來在這個事情上,它有金流的問題、有時間的問題、有會員的問題,那會員資料,有些東西妳當然希望知道這個會員越多資料越好,因為妳以後可以做一些很精準的行銷,但是會員資料妳讓人家填得太多,人家就不來參加會員了,類似的事情,這些事情都在學,可是很好玩。」 學習是有樂趣的,不過許心怡要請團員們學習的一項觀念,在食記充斥的網路世界滿顛覆。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我們比較不講究CP值,因為我們覺得CP值是看材料跟成品之間的價值比,但是其實我們還滿尊重在材料跟成品之間,你有很多的心血、技術、經驗,這些東西。」所以許心怡在研究美食上所花的心血跟經驗,也是她網站的賣點,而且真有不少人願意額外付費。美食團資深團員蔡先生:「這樣的組織是一個新的創業的模式,事實上,它給不管是餐廳,或者是參與的人,或者是組織的人,本身都在這裡面得到很大的歡樂。」美食團資深團員胡先生:「你就會有不同領域的人,大家其實有個共同的嗜好,就是吃,沒有什麼利害關係,正好交個朋友,然後一起享受一個你喜歡的味道,這其實是很舒服的事情。」而歡樂舒服的聚會,從許心怡2個星期前開始規劃、試菜、搭配,現在正式登場。美食團團長許心怡:「各位團員大家好,不好意思,今天那個,我們在最冷的一天,居然沒有吃火鍋,請大家來吃湖南菜,我相信今天的菜色一定讓大家會從心裡面暖起來。」因為今天的菜,一道道都是味道十足,左宗棠雞、鍋貼蝦餅、紅糟松阪、碧玉哲捲、香瓜元盅,原來湖南菜不是每道都辣,許心怡解釋,官府大戶的正式宴席,總不好叫賓主都辣得臉紅脖子粗吧,而說到不辣的湖南菜裡,極有名的富貴雙方,再一次讓我們訝異,原來它也是彭長貴老師父來台灣以後,為了幫朋友銷火腿,變出來的,現在一些年輕餐廳標榜的創意菜,原來這家老餐廳裡幾十年前就有,就來看看接下來這道,看來不過是顆軟Q白煮蛋,可是筷子一戳,裡面沒有蛋黃。彭長貴弟子陳山川:「這道菜是我30年前的時候,我創作出來的。」陳師傅從17歲跟在彭老師父身邊,現在61歲了,聽他說這道干貝無黃蛋,做工真是極其繁複。彭長貴弟子陳山川:「這道菜現在很少人除非很重要的,或是說有很多的,美食家來的時候,我才會做這道菜,因為實在忙不過來,這道菜太繁瑣,忙一整天。」還好這道菜今天重見天日,接下來豪邁的來了。美食團團長許心怡:「彭園豆腐的標準吃法,有跟大家介紹嗎?一碗白飯、一碗豆腐,二合一,轟咚。」許心怡強調,這是黃金比例,可不能計較熱量。美食團團長許心怡:「就知道我們湖南妹不是開玩笑的,我們湖南『ㄔㄤˊㄕㄚ』人、『ㄔㄤˊㄕㄚ』人。」 只是再怎麼殺,現在也接近十分飽了,不過又來的一道,激發大家潛力,好大一鍋砂鍋魚頭,用的是清燉手法,還已經去骨了,許心怡說,湖南菜要的河魚湖魚的嫩,就是這樣。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我們今天的大明星,謝謝,今天菜都是他做的,他姓繆,有沒有你覺得做不好,要打他屁股的,沒有,他做得很好,假如他做得好,你們拍個手好嗎?」 後來才知道,其實這位繆師傅那天身體不太舒服,為了一屋子知音,撐到最後才去看醫生,許心怡說,不少有熱誠的廚師是這樣的,光環不一定在自己身上,但總會盡自己全力,所以她希望給廚師們應有的尊重、榮耀,只是食客也要體諒,廚師是人,不是機器。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有時候我的團員會回來跟我講說,心怡、心怡,我們上次跟妳吃好好吃,可是我們後來去吃,好像沒那麼好吃,剛開始他們有時候覺得好像有點抱怨,就是說妳介紹的餐廳不怎麼樣,我其實要跟他們講說,其實我不是做,介紹餐廳的事情,我做的是把那個餐廳的價值拉出來的事情。」價值在人的身上,一群人願意跟著許心怡傳遞價值,因此成就了那一場招待台東小朋友台北一日遊的活動。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歡迎歡迎,這麼多可愛的小朋友來跟我們一起參加飯團的活動。」 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我們有70個贊助名額,在4天就滿額了,而且其中有一天半我們網路還當機,所以證明大家都是非常樂於分享的,這件事情我覺得,將會是這個網站、這個社團最大的力量,我們接下來希望可以做更多更好玩、更能分享愛的事情。」現在在做的就很好玩,特別是有一位愛鬧的西餐禮儀老師。西餐禮儀老師孟思霖:「記得端起來的時候,要這樣喝(湯)喔,側身喝好不好,真的嗎,當然是不行啦,欸,要教我們正確的。」好啦,那麼正確的是,喝湯用湯匙,餐具由最外側開始使用,而還沒吃完時,刀叉是分兩側,搭在盤緣等等,小朋友學得專心,因為馬上要實地測驗。主持人:「哇,牛排來了,小朋友把你的刀跟叉放好,然後餐巾打開來,放在大腿上,準備吃牛排。」生平第一次的刀叉進餐呢,一對一指導,再加強一下,小朋友們學習能力也真不錯,即使後來有些小朋友覺得帶血牛排有點嚇人,還是炸雞、冰淇淋比較迷人,這一樣會是個讓台東、台北的朋友們都難忘的回憶。美食團團長許心怡:「你看到大家,其實平常我們的會員很多,都是大老闆啊、專業人士,可是今天都戴起頭箍來,跟我們一起這樣玩,我真的覺得是今天可能只是一個小小的善念吧,或是一個小小的心意,其實有很多人都會起來響應,這感覺真的很棒。」 吃美食是幸福的,朋友相聚是幸福的,這些幸福不會因為分享而變少,只會互相激發,累積越來越多,形成一種幸福的乘數效用。主持人vs.小朋友:「立正、敬禮,謝謝大家,來,掌聲,謝謝、謝謝,安可、安可。」安可、安可,許心怡其實在心裡也對自己喊著這句話。美食團團長許心怡:「我們其實有在想,因為今年大家反應很熱烈,我們一直在想我們明年要做什麼了,很瘋吧。」還有一年時間呢,沒參加過許心怡美食團活動的人,或許會覺得瘋,不過她從一次次活動中,證明自己的能量足夠創造事業新局面,台灣好味道的傳承,與未來更多的發展可能,或者就在其中,而眼前許心怡說,一次又一次讓人感受幸福,這經驗已經無可取代。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