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教育大餅 印度投資者撩下去

作者: 謝雯伃 | 台灣立報 – 2011年12月18日 下午10:08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在印度德里一座典型貧民窟中,排水溝溢出的污水流滿街頭,彩紙碎片和空瓶在風中翻滾。一名衣衫襤褸的瘦高男孩正使用手動幫浦汲水;另一名臉上塗著墨粉眼妝的小女嬰則快樂地在塵土中玩耍。

《環球郵報》報導,這裡的生存條件不佳,但就算住在如此艱困的環境中,腳踏車車伕拉姆許(Ramesh Singh)仍選擇將他的兒子迪哈加(Dhiraj)送往一所私立學校就學。他之所以能這麼做,是因為幾年前的一項旗艦計畫中,他們家領到了教育券。

「當新學校的老師測驗他時,你發現他之前根本就是白讀了。」拉姆許說:「他在公立學校讀完3年級,結果他連閱讀都不會。」

無論貧富,印度人陸續拋棄教學品質不彰的公立學校。印度全國只有將近2/3的學齡兒童得以上學,而私立學校入學競爭激烈、一位難求,這表示排隊等候入學的名單很長,很難在沒有走後門、靠關係的情形下順利入學。

連鎖教育如雨後春筍

更令人挫敗的地方在於,由於印度人口數龐大,要符合全球制定的2015年初等教育入學率,勢必還需要興建25萬所學校。但部分投資者相信,這同時意味存在著龐大的商機。印度可能會成為全球現代化社會中,第一個將教育兒童,從幼稚園到高中,變成一門生意的國家。目前有一所學校已推出連鎖教育:印度世界學校(Indus World School,IWS)。

拉姆許為迪哈加選擇的學校名為R.S.公校(R.S. Public School),校名是向伊頓(Eton )和哈羅(Harrow)2間著名私校致敬。這所學校並不屬於IWS或其他大型公司旗下學校。這所學校的建築破敗不堪,油漆已開始從水泥牆上剝落,窗戶上裝了鐵窗,看起來更像是監獄,而非學校。來自鄉下的學生被迫斜眼看黑板,不時還要用手蓋住雙眼,以防止被風吹起的塵土飛入。

這所學校的學費一個月6美元,比拉姆許從旗艦計畫中得到的教育券金額還低,因此拉姆許能夠負擔得起。該計畫是由公民社會中心(Center for Civil Society)所經營。至少,這所學校的教師的確有出席教課,由企業所經營的連鎖學校則會設置更高的教學標準,甚至成為教育界的經營模範。

「印度需要願意為學校樹立大規模運作模範的創業家和組織。」就業先鋒(Career Launcher)主席納拉亞納(Satya Narayanan)表示:「以數量來說,未來5到7年的時間將發展出數百所學校的連鎖組織。」

印度世界學校目前已有14所學校在運作,其中大多數位於二級城市,但也有5所旗下學校位於鄉村地區,這算是個好的開始。

今年稍早,該公司得到了私募基金Gaja Capital Partners第2輪的經濟支援,並以1千萬美元的金額,將一部份股權賣給印度房產集團Housing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表示納拉亞納,IWS希望在5年時間內,經營75所學校,讓學生人數超過4萬人,更希望藉此來鼓勵更多後繼者投入這個行列。

根據印度世界學校指出,至少十數個印度大型公司正在研擬類似的創業或投資計畫。不過,由於這是個至少需創立25萬所學校的藍海市場,所以他並不擔心同業競爭的問題。

無論如何,印度世界學校致力於讓這種辦學創新不只是停留在商業層面。印度世界學校正持續開發專屬的課綱,這個智慧財產著重於適齡教學,並融入就職方向啟發和高等教育目標,這非常符合中產階級的胃口。

而IWS與就業先鋒的合作關係,更確保了印度世界學校了解其目標客群及使命。Career Launcher為一間補習事業及大學入學諮詢公司,每年在其225個分部服務10萬名學生。

權利法可望提高就學

而究竟營利型連鎖學校是否能順利踏入公營學校教育失敗的地方呢?特別是對於像是迪哈加的孩子,他們的父母只付得起一小點錢,他們得到的教育品質會一樣好嗎?

針對小型、草根性私立學校,以及教育券的研究顯示,可能是可以的。到目前為止,IWS和其他印度菁英學校一樣,提供數百名學生獎學金。不過,印度甫通過不久的《教育權利法》(Right to Education law,RTE),將給予私人投資者更多動力。

教育權利法必須要在目前急切發展教育的國家中,得到一個可施行的框架。」納拉亞納表示,「如果我們能夠聰明地應用RTE,我們可以在一個世代的時間內提高國內窮困人民的教育和未來。」


已用關鍵字:壓力,英文,運動,時尚,電視,老師,研究所,大學,高中,國中,健康,教育,
共出現:34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