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論壇:為什麼必須向左轉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2年11月21日 上午12:56

■羅德水

2012秋鬥即將在11月25日登場,今年秋鬥延續多元結盟形式,控訴在經濟倒退的此刻,政府竟無視公平正義、無視人民痛苦,變本加厲推動向資本家靠攏的錯誤右派政策,發起團體指出:唯有「向左轉」,才能真正解決台灣經濟發展停滯、社會分配不公等問題。

▲自主工聯等民間團體抗議基層勞工無法感受到馬政府口中的經濟成長,2011年11月7日聚集在總統府前,邀請民眾站一起參加12日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的秋鬥,爭取公平正義。(圖文/楊萬雲)

全國教師工會今年持續參與2012秋鬥,並將與全國數十個學生社團合組「師生反教育商品大隊」參與遊行,茲將為何必須向左轉以及師生合力反教育商品的意義,簡單說明如下:

為何必須向左轉?

長年以來,台灣只有藍綠之分、統獨之爭,但國家發展路線卻乏人聞問,十多年來,藍、綠政權業已分頭當家,並且用其執政成績,清楚向人民說明,台灣歷任政府都是徹頭徹尾的右派政權,統治者以向資本家靠攏為榮,施政主軸以為財團服務為樂,特別是在這個經濟蕭條的時代,「拚經濟」竟毫不掩飾地成為各種錯誤政策的遮羞布。

人民必須覺醒,右派政權推動的政策,目的不是拚人民的幸福經濟,而是拚資本家的「殺人經濟」,其代價則是更緊縮、更被打壓的勞動政策。且看,在「拚經濟」的大旗護航下,政府送給資本家的大禮是「打造自由經濟示範區」、「本、外勞薪資脫鉤」、「提高外勞比例」,廣大的勞工則再度被要求「共體時艱」、「基本工資凍漲」。

政府不僅無視失業工人的哀啼,為了經濟成長,甚至鼓勵財團擴大圈地,並且研議降低環評標準,以掃除一切有礙「拚經濟」的障礙物,相反地,攸關人民基本權益的年金制度與進步勞動法案,卻不見提出長遠宏觀的制度設計。

應該看到,加速右傾的政策即便真能換來有限的經濟成長,也將以榨乾勞工的血汗作為代價,要勞動者自掘墳墓以成就資本家的財富增長,不僅是勞動的異化,更是人性尊嚴的異化。尤其嚴重的是,滿腦右派思維的藍綠統治集團,不會有意願、也不可能提出稍稍有利於勞動階級的總體政策,此時人民唯有堅定「向左轉」的決心與意志,才能逼使政府停止其飲鴆止渴的右派政策。

為何要工教聯合?

或問,老師是勞工嗎?為何要加入秋鬥?類似的問題只要在工教聯合的場子,免不了都會被提起,我們已經多次指出,教育是公共服務業,教師也是受雇者,工、教的工作性質、服務對象、薪給待遇容或不同,卻都是受薪階級。

誠如所見,在經濟景氣徘徊谷底的此刻,媒體以公部門較有保障的退休制度,挑動私部門勞工的相對剝奪感,殊不知,勞勞相殘不僅無助解決台灣勞工面臨的困境,甚至反而轉移了政府施政無能的事實,哪裡有助於提升勞動保障?

基此,唯有拉近公、私部門的勞動保障,公部門員工才不至於成為政府轉移無感施政的工具,因此,教師組織積極聲援關廠工人處境,主動提出撥補勞保財務缺口的修法文字,全國教師工會深切理解,唯有勞勞相保、勞勞互助,才能挽救受薪階級集體沉淪的命運。

師生為何共同行動?

想必還有人要問,教育也有左右之爭嗎?事實上,右派施政不僅僅體現在台灣的經濟與勞工政策,也完全反映在總體教育政策上。加速右傾的教育政策,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面向:緊縮的教育經費、扭曲的教師評鑑、調漲的高教學費、推動大學法人化、常態化的鐘點教師等。

商品化對教育的傷害是顯而易見的:高比例的派遣教師,不僅傷害教師基本勞動條件,也傷害學生受教權;高漲的高教學費,既無助改善反重分配現象,甚至將使階級與教育陷入惡性輪迴;至於扭曲的教師評鑑,除了圖利少數學閥,更全然無助提升教學品質。

自教師工會成立以來,始終有反對者刻意巫化教師、分化師生,然而,就教育的公共性而言,師生家長其實有高度共同利益,特別是在全面向右看齊,充斥競爭氛圍的台灣教育現場,師生更必須聯合起來,齊力扭轉新自由主義教育政策對教育,對師生家長帶來的傷害。

2012的秋鬥只是師生共同行動的開始,我們誓言要聯合社會進步力量,讓台灣教育重回公共化的軌道,請加入向左轉的行列。 (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