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崩壞 補教名師成偶像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2年11月28日 上午12:57

【編譯謝雯伃綜合外電報導】購物中心和公車廣告上,隨時可見他們光鮮亮麗的身影,他們不是電影明星或超模,他們是香港頂尖的補教天王天后,是拯救學生們脫離壞成績的救星。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在香港的消費文化中,外表會帶來買氣,而那些梳著精緻髮型、穿著設計師服裝的補教名師被蜂湧來上課的年輕學生們當成偶像一般崇拜。

這些補教名師的收入不斐,有些人成了百萬富翁,成為電視節目的固定來賓。「如果你想成為頂尖補教老師,長得年輕、有吸引力絕對加分。學生會挑你的長相。」26歲的莫凱莉(Kelly Mok,音譯)表示。她是香港大型補教集團英皇旗下的補教天后。雖然享受美貌帶來的好處,但她也小心翼翼地補充,如果英文教不好,她也不會這麼受歡迎。

遵禮學校(Beacon College)的伍經衡(Richard Eng)常被認為是香港第一位「明星級補教老師」。曾在中學任教的他表示,在幫擔任表演藝術家的姐姐拍宣傳照時,得到這個靈感。

他說:「在學校,所有老師看起來都一樣,一點興奮感都沒有。」他的形象出現在特製的講義夾、印有學習秘笈的文宣、鉛筆等小禮物上。當他成為年輕人的偶像之後,這些小禮物變得炙手可熱。

焦慮父母 補教業的肥羊

補教老師名人化的現象是亞洲課外補習產業大幅成長的結果。在壓力極大的考試制度,和家長對子女進入好高中、好大學的期待之下,這個現象日漸升溫。根據亞洲發展銀行(ADB)的一項研究,在視優秀考試成績為成功的社會中,父母的焦慮被轉化為補教產業的「穩定收入」。

被ADB稱為「影子教育」的補教產業在亞洲非常流行,這是受到許多國家廣設大學的教育政策影響,此外,想進入大學的畢業生持續增加的心態,也推波助瀾這樣的風潮。香港大學教授貝瑞(Mark Bray)是ADB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他表示,香港有72%的中學應屆畢業生都參加補習。

富有家庭總是為子女聘請私人家教;但補教名師則為較沒有那麼富裕的家庭子女提供測驗訣竅和複習筆記,一班人數往往超過1百人。

貝瑞表示,不單單是香港,補習「在亞洲持續散布、增強,也變得更商業化」。南韓有90%的小學生都有補習。在南韓、泰國、斯里蘭卡和印度,補習班都會使用明星教師來吸引更多學生。

南韓補教業英文名師Rose Lee在首爾的開班授課情形,圖攝於2009年6月18日。(圖/路透)

印度拉加斯坦省科塔的職涯決勝點補習學校(Career Point Coaching School)執行長馬哈許瓦里(Pramod Maheshwari)表示:「在科塔,我們也有這種教師明星化的現象。」科塔以專門招收住宿生的升大學補習班著名,吸引全印度的學生。「這能讓你有優勢。」

學校體制無能 成就補習班

然而,補教業的興盛並不是因為教師的個人特質,而是「學校體制的無能」。馬哈許瓦里表示,全印度學生的教育程度並不高;有數百萬人正在準備競爭激烈的大學入學測驗。這是很大的市場。在中國,一直到1990年代的經濟開放後才出現補習班。今年,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已成為全亞洲最大的補教集團之一,學生人數約240萬人,在49座城市有1萬7千6百名教師,擁有780萬名網路用戶。

該集團於2006起在紐約股票交易所上市,創辦人俞敏洪靠著他機械式的練習、脫口秀式的上課方式和激勵人心的演講,成了大富豪。俞敏洪家世貧寒,曾在北京大學擔任英語教師。現在,他使用香港模式來招募明星教師,吸引準備到海外讀大學的學生。

一試定終身 加倍恐慌

貝瑞表示:「補習存亡與否取決於學校和大學的要求。家長們會盡其所能幫助孩子進大學。」香港日前更改了大學入學規則,現在17歲學生需要參加考試,視考試結果決定就讀大學與否。「學生們的壓力變得更大,因為一場考試就決定你是否能夠進大學。」莫凱莉表示:「香港有太多補教老師,學生們不知道如何選擇,所以會找補教天王天后補習。」

有些學生是上大班課和錄影帶上課;也有學生花大錢與明星教師進行私人互動,此外,也有透過臉書和電子信箱詢問課業問題的額外服務。然而,隨著越來越多學生補習,沒補習的學生開始跟不上那些去補習、學到測驗重點的同學。原本沒補習的學生開始必須補習,才不會跟不上大家。

不過,不過補教老師認為並非補習散佈恐慌感,他認為:「恐慌來自於考試。如果香港沒有會考,那麼無論我教得多好、長得多美,都不會有人來找我!」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