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論壇:當評鑑成為一種教條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6月12日 上午12:31

教育部為推動強制性的中小學教師評鑑,已完成「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師評鑑制度規劃報告」、「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師評鑑辦法」、並組成「研訂中小學教師評鑑辦法工作圈」,種種跡象顯示,教育部完全無視各界疑慮,準備在最短時間內硬推中小學教師評鑑。

作為一件具有高度專業意涵的公共政策,討論教師評鑑議題至少應包含三個層次:為何要評鑑(why)?要評鑑什麼(what)?以及如何評鑑(how)?其中,為何要評鑑可以說是整個討論的前提與基礎,亦即,如果無法證明教師評鑑確能協助教師專業發展,基本上也就沒有繼續討論「要評鑑什麼」與「如何評鑑」的意義與必要,遑論有越來越多事證表明,粗糙上路的評鑑制度不僅難以提昇教育品質,甚至極有可能成為一場教育災難,我們不禁要問:為何教育部放著這麼多正事不做,卻熱衷推動一項極有致災可能的制度?

預設立場 失去討論前提

必須指出,無論立法院審議中的教師法修正草案「空白授權」教育部訂定教師評鑑辦法,或者,教育部正在研議的「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教師評鑑辦法」,(第1條:教育部為協助教師專業發展,提升教學品質,以增進學生學習成效,特依據教師法第17條之1規定,訂定本辦法)已然預設評鑑必定有助提升教育品質的假設與結論,甚至大有非實施教師評鑑否則無以救台灣教育的預設立場,這無疑是討論教師評鑑時最大的問題。

▲2013年5月30日,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說,教學研究成「集點數」的生存遊戲,教學品質被「格式化」、寫論文淪為「形式化」,教師忙著算點數與收集有利資料,投入教學研究時間所剩無幾。(圖文/姜林佑)

於是,眾口鑠金、不由分說,在還沒釐清當前學校教育問題前,在未能證實官版評鑑方式確有實益前,教育部就急於推動評鑑入法,急於全面在中小學實施教師評鑑,至於反對者則被輕率安上為反對而反對、漠視教育品質的罪名。

基本上,支持教師評鑑的一方,不僅堅信教師評鑑有助提升教育品質,並且強力主張:「既然這是件好事,先做再說準沒錯」。然而,有沒有想過:萬一這是一場災難呢?萬一教師評鑑制度提升教師專業的假設錯誤呢?萬一實施教師評鑑後,反而出現教師為整理評鑑資料,以致減少教學準備、並且影響輔導管教學生時,又當如何?教育官員能為錯誤決策負責嗎?能為孩子的未來負責嗎?

正是基於中小學教師評鑑可能帶來的教育危機,所有關心教育發展的朋友都該同聲一問:光是眾聲沸沸就要推動評鑑入法嗎?就能確保教師評鑑免於成為災難嗎?

我們以為,要使教師評鑑真正成為促進教師專業成長的制度,以官方為首的支持者,不能不先化解反對者的疑慮,而要化解疑慮就必須提出更多佐證,證明官版教師評鑑真能提升教師專業,而非成為勞民傷財卻效果甚微的儀式,甚至淪為整肅異己的工具。

讓人遺憾的,針對這些質疑,支持評鑑的一方完全提不出專業論述,卻反過來要求反對者自提辦法,殊不知,反對者就是認為教師評鑑制度非但無法達到官方宣稱的目的,甚至有可能回過頭來傷害教育,怎麼可能由反對者自提?

知識體系 不應獨尊一家

人類的知識建構與發展,本來就不應獨尊一家,事實上,在哥白尼於西元1543年發表「日心論」前,人們對「地心說」也是深信不疑,視「地動說」為異類,然而,建立在錯誤假設基礎上的知識體系,必然需要被修正,以威權強加於人的價值判斷,最終仍然要瓦解。

同理,教師評鑑既非真理,反對教師評鑑當然也不是異端,如果認為教師評鑑可以提升教育品質是一個「派典」,那麼反方就是另一個「派典」,不能強推教師評鑑,就正如不能強迫所有人接受「地心說」一樣。

眼看國內外各種教師評鑑的負面影響不斷,做為一個教育工作者,我們對教師評鑑宣稱的成效,不得不採取「懷疑論」與「批判論」,甚至是反對者的立場,如果無視這樣眾多的缺失與錯誤經驗,卻仍執意推動教師評鑑,就是為評鑑而評鑑,就是不折不扣的「教條主義」,當評鑑成為一種教條,而專業人士卻不能挺身戳破,無異就是對專業的背叛,試問,教師做為一個教育專業工作者,豈能成為「教條主義」的信徒?

或許,哪一天支持教師評鑑的一方能提供更多佐證資料,證明教師評鑑確實利大於弊,屆時再行推動自能增加其正當性,但依目前官方與支持者提供的事證,顯然遠遠不足以解除反對者疑慮。要改善台灣教育問題,現階段教師評鑑絕非當務之急,還有許多遠比推動教師評鑑更為重要的政策,請停止勞民傷財、勞師動眾,卻極可能造成教育災難的教師評鑑。

(全國教師工會文宣部主任)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