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健康、文化、教育、人權中體現自決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6月14日 上午12:16

參與2013年第12屆原住民族議題常設論壇

簡析第一週議題:討論健康、文化、教育、人權中體現自決

圖文■高怡安

今年很幸運可以原住民族產經協會的一員參與聯合國第12屆的常設論壇,在這邊必須謝謝團員的鼓勵與支持,他們真的在方方面面都深刻的啟發了筆者。

今年是回顧年,主要是回顧去年所提出的議題,還有檢視落實的程度。去年的主題是「發現主義:它在原住民族身上持久的影響以及重提過往被征服的權利﹝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第28及37條﹞」,如果對這個議題有興趣,請參見去年筆者在成果報告書所書寫的「議程三、發現理論」(註1)。

今年的會議進行沒有去年精采的理論鋪陳,卻有很多國家與原住民族針對不同主題所分享實際真實的案例。本團在會中與會後積極與世界的原住民族交換意見、激盪想法,為累積今後改變的動能而持續努力。

在第一天的會議中,重點除了原先排定的主題健康之外,也談到了2014年世界原住民族大會、千禧年發展目標、原住民青年的角色與認同等。

健康議題中,由對健康有研究的論壇成員Mirna Cunningham Kain 首先發表意見,她曾在《State of the World\’s Indigenous Peoples》(註2)書中專文論述健康,對於原住民健康的見地極為寬廣。她用具有深度的全人框架解釋健康與福祉,強調健康不只是個人,而是包含環境、群體與全人類。再者,她強調一定要在事先同意的情況下才能執行健康研究;她最後也表示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不容忽視。她這樣的看法,呼應了筆者去年成果報告書中「台灣原住民族參與常設論壇」短文的呼籲。

對於改善原住民族的健康,加拿大的Michel Roy提到改善健康差距的措施,與我國政府有許多類似的地方,像是改善偏遠地區的照護和醫療、電子健康技術(遠距離醫療)、提供原住民族醫學院學生獎助學金等等。

法律規章不等於人權改善

值得一題的是,有兩個現象在第一天的論壇就層出不窮,由筆者觀之,這樣的態度不僅無助,反而有害,為此特別提出。第一個現象是很多國家和機構,傾向一再重複強調法律、命令與各式各樣的措施之神奇功效──那種似乎只要定了法律規章,問題就會自動解決的自信和態度──而充耳不聞原住民族對於健康或福址的看法與建議。比如說,尼加拉瓜政府一再強調他們憲法承認健康是所有人的權利。

另一個現象是,很多國家和機構過度簡化倚靠健康或人口統計資料,將之錯當做單一的根治原則與方法。這樣的論述在論壇,乃是常見的現象。比如說智利、澳洲、加拿大等。

第二天的會議聚焦在教育與文化的面向,大體而言,回顧起來,狀況雖有改進,但是艱鉅的挑戰仍然在前頭等著。

教育議題中,教育體制下的原住民文化主體性和討論發現主義在教材中的能見度被重複的提及;偏遠地區小朋友沒有學校上、缺乏老師來部落,影響了原住民小朋友的教育平等。國家的回應著力在制度的改善,比如說厄瓜多爾提供保護語言的訓練與獎學金、原住民進外交圈子,又或者是納米比亞政府蓋學校、提供午餐和提供培訓計畫等。

值得參考的是,來自芬蘭的薩米JUUSO提到芬蘭的教育遠近馳名,但是薩米語言仍然瀕臨滅絕,這跟直轄市無感原住民教育立法實際內涵和忽視原住民族權利宣言有直接的關係。筆者認為,到底推行的成果為何,比到底投資了多少資源這個制度過程,來得重要。畢竟制度的設計,乃是為了解決問題;要是問題到最後沒有得到改善,那當初設定的制度便是好聽好看而已。但是,追尋結果需要原住民族長期的關注、不搖動的意志和政府的支持。

文化多樣性

文化議題上,重新肯認了原住民族傳統知識和女性(作為文化的傳遞者)的重要,另外,「多樣的文化,同樣的重要」這樣的概念也被提及。要尊重原住民族文化,在不同的與會者口中其實代表著不同內涵,對北極工作小組而言,就要尊重自然資源並實行知情同意,南非工作小組而言,是要復振語言以及恢復生物多樣性,對墨西哥政府而言,是藝術傳承。

第三天的會議討論專注在人權保障的落實,以及跟特別報告員的對話。人權的內涵除了一般性的理解,特別也聚焦在原住民族婦女以及女童受到暴力侵害、氣候變遷對原住民族的影響等等。加拿大在發表的時候,正式接受特別報告員到加拿大訪問的要求,在訪問中,「第一民族的權利──尤其是發展的權利──應該被肯認,原住民族部落必須要包含在訪問的行程中」。

台灣與非洲的相似

第四天的會議討論是原住民族在非洲的困境。今年論壇對非洲的重視,可從論壇主席Paul Kanyinke Sena即是來自非洲可窺一二。台灣與非洲雖然看似兩個世界,但是原住民族所面臨的議題和挑戰卻非常類似,所以台灣原住民族以及非洲的原住民族有很多相互對話的空間。論壇主席他在會議一開始就點出了對非洲原住民族主要挑戰:根源在殖民時代法律的土地使用權和占有權削減傳統財產體系和原住民族的權利。肯亞代表抗議肯亞政府強行把原住民從自己土地上移開,再把土地轉給政府官員和富裕的人手中。這樣的強制遷徙,侵犯人權、剝奪了原住民生存權也把原住民暴露在愛滋病的健康危險下。

第五天的會議專門討論即將到來的2014年原住民世界大會。這會議之所以對原住民族至關重要,乃是有兩個層面的緣故。實務層面,原住民族得以透過族人代表參與以及起草對以後對國際社會標準有影響力的成果文件;制度層面,原住民族可以檢視宣言通過這七年來所落實的狀況。對於前者層面,以丹麥與格陵蘭的代表發言為例,她提出希望可以在2014會議的成果文件裡面規定一個可以讓原住民族投訴違反原住民族權利的機構。

第五天的會議議程同時也包含了與世界銀行、國際發展銀行、聯合國機構與資金組織的對話。講瑞典語的芬蘭人Biaudet女士點出,目前制度上已經慢慢建造出極小化發展銀行注意並控制它們投資可能帶給原住民族以及環境的傷害。Duchicela先生提到世界銀行已經朝著跟原住民族利益一致的方向前進,他們會努力聆聽族人的觀點、意見和需求,以調整公司的規定。

思考對話機會

不過就如同亞洲原住民族婦女小組所言,由國家同意、銀行機構操刀的那些大型開發計畫(比如說礦業開發)沒日沒夜的在威脅原住民族的生存,甚至在孟加拉,政府出動軍隊去鎮壓不歸順同意的原住民族。論壇的成員也對銀行機構提出了很關鍵問題,諸如:金融機構如何去肯認原住民族針對資源與土地使用的習慣法?銀行如何確保借錢的機構真的與原住民族適當並且足夠的對話?銀行如何確保與實現自由、事先並知情的同意?

5天的討論,確實的給本團很多另類可能性的思考與激發。在會場提出的問題和挑戰,大都是與台灣原住民族切身相關的問題,非常值得每一個族人和關心原住民族權益的人去思考並激盪對策。

(泰雅族,台大政治系學士)

註1:下載2012年報告書:https://dl.dropboxusercontent.com/u/6319190/2012PF_final_report_Grace.pdf

註2:http://www.un.org/esa/socdev/unpfii/documents/SOWIP_web.pdf

本團在今年順利辦理平行會議,以「原住民族國際合作」為題。這張捕捉了流連到會議最末的與會者們大合照。

本團團員在紐約經文處辦理的國際座談會合影留念。因緣際會,這次來紐約結識了同樣是泰雅族,但是在紐約念爵士樂的年輕人(右三),實在是令人振奮不已。

……..文章來源:按這裡